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第一課:走進生命的節奏

講解班規及唱過班歌之後,我們於大角咀的第一課是這樣開始的:
 
「你們知道哪裡可以感受到節奏嗎?」
 
「你們首先保持安靜,然後把手放在胸前,感受一下自己的心跳。這就是拍子了,其實它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然後開個小小玩笑,「有沒有小朋友感受不到呀?」

Read More

Interlude

那一晚,我們相約在旺角的樓上café,檢討剛於觀塘完成的音樂班課程,準備開展於大角咀舉行的音樂班。

「不介意我這個門外漢給意見嗎?」常說自己不懂鋼琴的Collin,當我們爭論著應否用「士多啤梨」代替四分一拍,甚至應否教導代表不同拍子的音符的時候,拿出開會前寫下的筆記,給我們建議。

Read More

家長也學習

環抱了家,卻失去自己,不少媽媽都在愛的勞動中,迷失了。

我們初時也誤墮陷阱,直至小學社工Florence提議「家長減壓」,媽媽組的題目才跳出「教阿仔講英文」較為偏向子女中心的思路。說回來,鋼琴義教又跟家長組扯上甚麼關係?要是你曾前來我們其中一個義教地點--觀塘浸信會--便可揣測端倪。

Read More

中場休息

小六男生趁機從書包掏出遊戲機。

另一初小男生抺抺掛在嘴角的水珠,睜開惺松的眼。鄰座的阿姊借了媽的手提電話,給他拍了兩張照,再運用程式把相片轉化成砌圖跟他玩。別怪這個小弟弟,猜他這晚也陪伴家姐,猶如過去一年,姊每次學琴或者練琴,都見他的影蹤。畢竟,媽不能讓他獨留家中。

Read More

我們的首位顧問

電台節目主持人是本地一位知名鋼琴家,她的學生John開腔便如此形容:「老師不只教琴,還教做人。」相信不是人彈琴而是琴彈人的Sylvie,有次上了老師的節目伴奏,她說:「還是初次見面,大概到了第三個話題,她就問我有沒有興趣義教鋼琴。」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全靠大俠Javier解碼才茅塞頓開:「她是電影《KJ音樂人生》裡那位神童的老師。」

Read More

歡樂的歡樂背後

事情發生在週五,最後一堂的前一晚--穿頭的初小生哭了,肥媽探問原因,男生答:「捨不得大哥哥和大姐姐。」

2012觀塘區暑期音樂班的歡樂背後,有一班有心人支持與付出著。

Read More

第零次會議記錄--Crescendo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下午,We Wah 音樂家開了一個重要的會議。出席的成員有很多:創辦者Collin, Simon 與Sunny,不自覺已經上釣一年的老鬼明珠、Javier、Ida與Adam,百忙中抽空出席的Elliot,希望貢獻更多的應屆文憑試考生Kitty,新加入但已幫了很多忙的John與荻,還有當初願意與經驗不足的我們合作的新福事工社工Emily及很喜愛演奏鋼琴與分享音樂的Miss Loo。當然還有無暇出席的明芯與威廉等在精神上支持我們!

Read More

鋼琴捐贈

在新學制仍未推行的時候,Gladys已經三三四。大學裡甚麼科都可揀,卻偏偏揀了比較文學。從她口中,聽過她一再提及家裡兩位奀皮父母,卻對自家成績隻字不提。上年暑假,她為我們高小音樂班響頭炮,笑容可掬。母親節前,又教琴班媽媽弄曲奇,製造機會給她們服侍人,送到兩間借我們場地的教會,轉贈所有母親。不知怎的,跟她一起上social inequality的導修課,一班人說說笑笑間,她不時搖身化成屯門區代表。

Read More

電台訪問

「不怕。」言仔一口應承。

僅僅兩天時間預備,仍然就讀初小年級的言仔答允上電台現場彈奏一曲。或許,林太知道兒子早有準備。據說,他每天都在電子琴前彈《孩子心曲》哄媽媽睡。

Read More

家長們的故事

大家都說物價漲了,舊時煲湯,廿元豬骨夠了,現在卅元只得幾塊。

仔仔女女房內學琴,媽媽們聚在大廳等候。大廳沒有凝聚一層陌生,她們早在暑假期間的家長活動破冰,一見面彼此嘴角上揚,坐下來便寒暄。她們異口同聲說要幫補家計,A媽媽聽到B媽媽一份早更兼職即時追問,儘管那份不過是份清潔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