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挑戰叢林法則與精英主義

幹事們發起了討論,是因為2012年7月的一則新聞。當時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關學聯)發現,基層學生只可倚賴短期津貼參與興趣班,又少談理想及變得自卑,面試時不懂答自己有甚麼專長。關學聯建議把興趣班列入恒常資助學生項目,被批評為過份照顧基層。
 
社會文明水平亦取決於關顧文化
 
我們的討論始於批判資本主義社會過份強調「自力更生」以至否定一切高於基本生存需要的福利(即類似上篇的第二點)。抱持這種觀點的人士可以忍受「跨代貧窮」的不公平,卻不能忍受「對花錢買興趣班服務的人不公平」。他們將「跨代貧窮」單單歸咎於個人能力不足與不夠勤力,忽視社會上缺乏促進「上流機會均等」的措施。我們相信基層人士應有接受老師指導、發揮潛能的機會。
 
再者,窮人與富人同處一個社會中,兩者難以完全分隔,有著微妙的互動──既互相依存,也互相抗衡。除非政權有本事以教育及威權使弱勢社群滿足於他們缺乏尊嚴的生活,否則若從功利角度考慮,要維持社會穩定發展,政府以至生活裕餘的公民應有責任關顧他們。
 
如果我們相信一個社會的文明水平不應僅由GDP定論,也應反映在它如何對待弱勢社群的話,那免費才藝教育可以彌補了香港社會這方面的不足。因為我們認為現時社會過於單一地信奉「現代版叢林法則」,忽視了其他社會運作模式的可能性,所以我們願意身體力行,讓基層學童可不用花錢追尋夢想。
 
不過我必需指出,由公民自發向基層人士提供免費服務與政府付出納稅人資源做同樣的事有本質上的不同。信奉「小政府大市場」的人士大概只會反對後者而不太反對前者,雖然他們可能難以理解前者為何願意付出。
 
他們有他們出錢學鋼琴,服膺於市場對學費的定價機制;我們則有我們向弱勢學童提供服務,實踐另一種社會倫理。假如社會上根本沒有人認同我們,我們自然會面對義工短缺而被「市場」淘汰。
 
提防「起跑線」被社會風氣扭曲
 
至於有人指出「提供免費興趣班會鼓勵惡性競爭,爭相提前起跑線」,我們認為把這個責任推卸給我們是荒謬的,因為我們身處的社會根本慣於服從不全面的「評核機制」,機制認可的技能與價值很容易被盲目追捧。
 
就算很多學童懂彈琴又如何?難道要突圍而出,就必須要求學童學習生僻技能,甚至要周身刀張張利,卻忽視學童的天賦能力、學習過程與水平?隨波逐流、過於狹隘的精英定義,不僅容易使基層學童妄自菲薄,更對生活水平高的學童造成不必要困擾,失去了無憂的童年。
 
其實切入點不一定是音樂教育,其他興趣技能也可以。我們選擇音樂,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專長,也相信音樂本質的力量。我們無法控制中產及上流家庭定義「起跑線」去鞏固其階級的優越性,但我們可藉服務傳達以下訊息,以抗衡「惡性競爭」:不懈學習、演奏及分享的經歷是很獨特、很實在的,誰也不能貶低其價值。我們鼓勵基層人士要有自信,創造更多元化的「成功」定義。
 
否定精英主義並不等於主張平庸,而是致力於建立公平與機會均等社會之外,也肯定各階層公民的價值與貢獻。
 
從義務工作反思社會風氣
 
上述駁論集中批判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與充滿歧視的「精英主義」,並未具體指出服務帶來的正面影響(例如社區的關顧風氣、透過教學建立階層間的交流所帶來的好處以至分享音樂的本質)。這些正面影響亦可作為反駁「無須資助興趣班因非關基本生存需要」的部份理據。我將於往後篇章再提及這點。
 
義工們參與義教鋼琴的初衷可能很單純(例如我就是喜歡分享音樂、幫助基層!),不過當他們接觸過小朋友及家長後,很容易會觸發以上反思。
 
對於本篇探討的議題,幹事們的看法較一致。可是對於「免費服務使受助者可亳無代價地予取予攜」的回應,我們的看法則有些分歧;而且,我們曾經面對學生學習態度欠佳的情况。下篇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