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免費才藝教育」面對的社會價值觀矛盾

我想以直面最尖銳的、關於社會價值觀的矛盾作為開端,講述「We Wah音樂家」如何逐步修正理念。
 
「義工」的頭上彷彿有光環,大抵是因為香港奉行資本主義,所以大眾會覺得他們願意在沒有金錢回報下付出時間與勞力很偉大,於是不少人抱有這個未經深思熟慮的信念:「義工一定很有意義」。可是另一邊廂,因為香港信奉市場調節機制是公義的,所以又有聲音批評提供免費補助及服務會養懶人,義工似乎會「好心做壞事」。
 
還有一種「誅心論」,就是願意無償付出的義工都有背後算計,例如提高社會地位、建立人際網絡等。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或者社會上有不少人深深認同「施恩莫望報」這句套話,但我認為「義工」本質,只不過是沒有金錢上的回報,但不代表不值得有任何回報。所謂「回報」也不局限於直接與仕途有關的好處,例如他們可從服務中學會一些技能,也可獲得寶貴的師生情誼。在組織的角度看,最核心的要務是確保各位義工可緊守理念,不會令服務變質。我會於往後文章再談及有關義務琴老師的思考。
 
我們提供的免費鋼琴教育服務會受到以下質疑,都是在近年的輿論及網上討論可見的:
 
一、免費服務使受助者可亳無代價地予取予攜,會不珍惜所得到的服務,對受助者與義工亦有反效果。
 
二、受助者不懂珍惜可能還算小事,更重要的是令「福利主義」泛濫,有違資本主義社會倫理,對勤懇工作、花錢買興趣班服務的人不公平。正所謂有志者事竟成,基層人士有心學的話總可以在缺乏資源下自學成材的,或者應先努力「自我增值」,改善經濟環境才發展興趣。
 
三、有人認為社會只需保障市民基本需要就可以,認為社福團體過份照顧基層學童及家庭,指出課外活動並非必需品,沒有課外活動也可以過得很快樂;反而提供免費的興趣班會鼓勵「惡性競爭」,爭相提前起跑線。
 
如果幹事及義工們相信自己的付出是有意義與合理的話,就要經得起其他立場的考驗,不能因單純相信「義工就是有意義」而蒙混過去。尤其幹事們作為服務推動者,更要留意服務為社會做成的潛在負面後果。
 
下一篇會講述我們曾經如何討論這些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