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鋼琴真的「太普及」嗎?

作者:Adam   近日有名校為小六學生家長舉辦升中面試分享會,校長大談報考策略與面試心得,當中提及由於鋼琴太普及,故不計作音樂技能。筆者的第一反應是憤怒,因為:一、邏輯不通;二、此言論無視鋼琴獨特的音色及表現技巧,以及學習鋼琴可培養學生的動作協調、表達情感及社交的能力,鋼琴本身的結構及演奏方法對學生掌握基本樂理有很大幫助;三、此遴選準則對專研及喜愛鋼琴的學生非常不公平。   可是筆者轉念一想,校長的快人快語可能被斷章取義,也可能是因為很多家長只提及子女獲獎記錄與考獲的級數、分數,校方「睇到厭」,才說出這番話,而並非真的認為彈鋼琴不是音樂技能。筆者擔心家長們聽過校長一席話後奉之為圭臬,立刻把焦點放在還未「太普及」的樂器上,而忽視音樂的藝術本質。真正的樂手可透過不同樂器甚至日常生活的物件展現音樂的特色及探索音樂的可能性,學童如被錯誤灌輸「懂得演奏太普及的樂器沒有用處」及「某些樂器才是正統」的觀念,他們對音樂的理解會非常狹窄。   家長如希望子女透過音樂(或其他範疇的)技能展現其獨特之處,可鼓勵子女反思並與其他人分享其獨一無二的學習過程及演出經歷。家長亦可透過子女的反思及分享,得知子女是否真的感興趣,或者有沒有壓力過大的情況。學生的成績及技能只是表象,老師要立體地認識一位學生,更需要了解成績及技能背後付出的努力及學習期間遇到的挫折。學生分享各種經歷時也會透露其處事態度,老師可從中得知學生的特質及性格。   另一方面,所謂「鋼琴普及」現象只是出現在小康及以上家境的家庭,對於基層學生,學習鋼琴的機會可能遙不可及。「貧窮」是一個立體的觀念,收入不足的人士面對的不僅是糊口、住屋等較實在的問題,還要面對因貧窮生活而衍生的家庭及心理問題,以及失去學習藝術及體育活動的機會。筆者與一班具有鋼琴音樂技能的朋友們相信基層學生有權利享受音樂的奇妙,而學校的音樂課未必可滿足他們的好奇心。對於部分對音樂有濃厚興趣的基層學生,我們認為他們不應因貧窮而無法學習演奏樂器。所以,我們幾年前嘗試開展免費音樂體驗班及鋼琴義教計劃。我們有幸得到一眾鋼琴義師及借出學琴場地的機構的支持,讓計劃得以順利進行。   不少受助學生不僅在音樂技能上有所得著,他們也從學習過程中得到鋼琴義師的循循善誘,從而學會認真、守時等待人接物技巧的重要性,也感受到義師們的關愛。有家長表示,聽著子女彈到好聽的歌覺得很感動,可暫時忘卻生活的煩憂,是一種支撐下去的動力。鋼琴義師從教學過程中可建立可貴的師生情誼,也可藉此經驗反思自己學習音樂的歷程,以及更立體地認識香港基層家庭的實況。我們與鋼琴義師作為一般市民,携手利用「鋼琴音樂技能」,於政府架構之外實踐促進公共利益的工作,也是一次由下而上建構公民社會的實驗。   我們必須誠實指出,不是每位鋼琴學生都學有所成,有些他們更令鋼琴義師氣餒及失望。箇中原因不少是家庭背景問題,或者是學業上因缺乏支援而感到吃力,導致未能分配好時間。換個角度看,我們大部份的鋼琴學生雖然未必具有很好的演奏技巧,沒有級數及分數「認證」,但他們在相對困難的環境下用功學習鋼琴,校方會珍視他們所作的努力嗎?校方會不會有耐性聽聽他們分享對音樂的理解,如何用琴音安慰父母,或者曾經在音樂課或者朋友家表演的故事?至於在小康之家長大、學琴機會唾手可得的小朋友,你們會想像到長大後,音樂技能可用作回饋社會,帶給你們感動的經歷嗎?   所以,筆者覺得大眾忽視了音樂具感染力的本質,再加上無視基層學生缺乏學習音樂機會的現實,才有「鋼琴已太普及」以至「鋼琴不是音樂技能」的錯覺。現存的「普及化」現象,只不過是「鋼琴音樂」被壓平為一堆量化指標,難怪失去了它應有的獨特性,被名校唾棄了。   原載於「評台」:http://wp.me/p2VwFC-f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