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Inter-view 琴老師面試

(作者:Adam)

 

從上一屆「一週一學」開始,我們決定每位新加入WeWah的琴老師都要參與面試。預約面試時,我們都會叫他們預備一首歌,到時彈給我們聽。當時的主席Simon與我笑說,當初如果要面試的話,我地可能冇得教!

 

假如你將會申請成為琴老師的話,恭喜你!這是面試必勝貼士喔!(說笑~)

 

我有幸參與這個環節,因為可以認識更多有心人學習音樂的歷程。由於部分琴老師有教學經驗,我們也可以從他們的分享得知更多教學的苦與樂。

 

其實我們常在面試開始時強調這不是「測試」,而是一個互相分享及認識的機會──其實這才是interview一字的含意!由於他們將會參與一個較長期(至少一年)的服務,希望他們可以趁這次面談認識我們多些,例如可以問我們的運作,問我們遇過的難關,再想清楚才決定是否義教。至於我們感興趣的,主要是他們的學琴及音樂的經歷(包括他們對老師教法的意見,自己練琴的經驗)以及他們對基層的印象。

 

我們希望透過面見傳達這個重要的訊息:假如你們不了解基層家庭的現況的話,當你們教學的時候,嘗試設身處地,也不要抱持著太多「理所當然」,因為他們的成長背景與我們可能差天共地。所以我們會在面見時作出「恐嚇」,分享一些我們曾經面對過的問題。

 

雖然我們已盡量作出篩選,希望挑選出既對音樂有濃厚興趣又有經濟困難的小朋友。可是他們始終是小朋友,會偷懶,會不想彈不喜歡的歌,而且他們可能間中會面對一些問題影響心情,尤其當他們處於青春期。如果導師以為學生永遠都自動自覺盡全力練好琴的話,很大機會會碰釘。還未有經驗的導師更可能認為是自己的教學出了問題,令這份義工變成了苦差。

 

有時候問題可能源自家長。有些家長會追問自己子女會不會考級,非常緊張子女的學琴進度;有些家長卻認為子女要考小學報分試,所以應該要停學琴,寧願花時間在功課輔導班。有些家長及學生會「冇交帶」,不預先請假,可能覺得反正是免費所以無所謂吧!雖然琴老師對我們投訴學生或家長的時候很客氣,但我們絕對感受到琴老師的失望:每一位琴老師都帶著熱誠來教琴,有些老師更是每週特意搭車去教,但並不是每位小朋友都會以十分投入的學習來報答。

 

我們會在面談中強調,我們不只是師生配對中介人,也希望能夠提供協助,例如提議不同的教法,找學生及家長談談解決問題的辦法,一方面聽聽他們面對的難處,一方面要向他們強調琴老師的感受與要珍惜不易得來的學習機會。我們不希望琴老師獨自面對這些困難,他們已經付出夠多了,但我們希望琴老師會主動提出問題。

 

「恐嚇」完之後,我們都會講一些鼓勵話「打圓場」,例如我們可以正面地想,老師可以從學生犯的錯找到自己工作的意義!真的,如果琴老師能夠改正學生的態度,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他得到的滿足感會更大!

 

有時我們在面談時會分享一次在暑期音樂班的經驗:因為突然停電,冷氣風扇都開不了,大哥哥大姐姐們都害怕小朋友不耐煩甚至搗亂,所以拿起拼圖地墊為他們撥涼。可是小朋友們都乖乖地坐下來,臉上看不出不舒服的表情。我們猛然想起,對了!可能他們在家裡也習慣了在這樣的環境做功課、玩耍,所以可能是我們過慮了。幸好這一課的活動比較靜態,其中一個環節是欣賞現場的三重奏,大家在昏暗的後備照明下聽著,別有一番風味!

 

所以,琴老師可能會面對意想不到的困難,也可能會有意外的驚喜與感動。而這些一連串的「意外」會引起我們的反思:真實的基層與我們認知的基層有甚麼不同?應該怎樣做才是真正幫助基層?應該要有多少的遷就、多少的幫助、多少的訓話、多少的狠心腸、多少的體諒?如何實行無金錢交易的分享而又不會帶來反效果?我想,不少琴老師,包括我自己在內,當初決定加入WeWah,大多是憑著一股傻勁或者對感動的憧憬,未必會想到這麼多。事實上琴老師們加入我們也有很多不同的目標及理由。我們尊重每一個目標及理由,也希望我們可以提供適切的支援。不過,如果有琴老師有志宣揚與服務相關理念的話,他在服務期間反思的就不止於鋼琴教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