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A Tempo (上)

(作者:Adam) Wewah 音樂家第二屆的「一週一學」於2012年九月開始。我們總結第一屆的經驗,希望透過以下措施改進。   一、我們改良了暑期音樂班中讓導師義工填寫的學生學習表現及進度表格,給分數之餘也著重導師給學生的文字評語。此外,並嘗試加入由學生填寫的「心情記錄」,一方面當作功課,一方面當作給我們的回饋。我們構思的時候有點理想化,結果實行起來與預期效果有出入,例如義工導師未必可以連續星期六也可以抽空來暑期音樂班,所以有些表格是由多個導師寫成,給的分數基準也未必一樣。至於「心情記錄」,對於初小的學生可能難了點,義工導師也抱怨教看譜彈琴的時間已不多,不想花時間教他們填那份「功課」。當我們真的要篩選學生的時候,事實上很多義工導師都給了不錯的評分與評語,讓我們有點「頭痛」!   二、這一年多了主修音樂的朋友加入,促使了「課程部」的成立。我們希望為新手琴老師給予更多支援。我們除了為琴書分級外,也希望透過成立小組定期與琴老師聯繫,了解他們有沒有教學上的問題──不單是教姿勢、拍子、看譜、教學方法等等,也包括學生學習態度的問題。可是要約琴老師出來聚會實在太難,最後我們建立不到讓琴老師互相認識的平台,但總算可以解決部份學生的學習態度問題。   三、我們要求有意參加「一週一學」的暑期音樂班學生的家長填寫申請表,內容主要是家庭的經濟及特殊狀況,以及學生現有及曾經參加過的課外活動。設計這份申請表的時候,我們要考慮到底哪些資料是必需的,以及讓家長們覺得不難填。關於「參加過的課外活動」一欄,我們需要了解學生有沒有參與其他興趣班,因為這可能會導致他們不能專心練琴。我們也加上一欄讓家長填寫學生是從甚麼途徑參與那些課外活動,原因是不少家長為子女報讀社區中心或學校的短期興趣班,他們並不是因為有經濟能力負擔課外活動的,家長看見這一欄就不會誤會填了課外活動等於減少了入選機會。最後一欄是一段關於所提供資料為真實的聲明,讓家長簽署作實。   派出去的申請表固然要收回,這又要麻煩教會了。觀塘那邊相對上較容易完成,因為參與的家長大都是經同一位社工轉介的,她很快就幫我們收齊了表格。至於大角咀區,收生來源比較鬆散,只靠平時坐鎮在門口的幹事幫忙了。我們在最後一課沒有派發申請表與退回按金,所以我們要個別通知所有家長,也要確保他們在辦公時間去教會交申請表給她。   第一屆「一週一學」接近尾聲時,因為要籌備第二屆暑期音樂班,所以多了與這位幹事談天。她抱怨說之前有很多家長致電給她,以為她是我們的負責人,又以為她導師和家長的橋樑。家長與導師有時請假請得太遲,也影響了她本身的工作安排。經她這麼一說,我們開始這個計劃前,忽略了向導師與家長傳達溝通的重要性。先不說如交換對學習上的期望、家長如何督促練琴等難度較高的「溝通」(很多琴老師都是難得擠出空檔來教琴的),最重要的如通知請假應該要事先說清楚。她本身已經要處理教會的大小事務,現在還要處理我們不自覺給她的額外負擔。可是她還是親切地接待著學員與家長。她教導我那個怕羞的學生要向她打招呼,走的時候要說再見,幾個月後她笑著對我說那個學生總算有進步,肯看著她說再見!   可惜於2013年年初,教會因業主加租需要搬遷到較細的單位,所以不可以再與我們合作了。我們要找新合作的教會實在不容易。我們不算成立了很久,社會上也沒甚麼人認識,如何給人信心呢?而且我們不是宗教團體,卻要求教會撥出最繁忙的星期六日時段給我們教琴,教會就算認同我們的理念,也要顧及其他教友的意見。   結果我們旺角區的一週一學暫停了大約兩個多月。經過幾次面見後,終於有教會肯與我們合作了,而且這間教會所處的地段交通非常方便。這是他們第一次與我們這類團體合作,我們也感到壓力──畢竟這是得來不易,但我們都是業餘的活動舉辦者,難免會錯漏百出。我們經過一番磨合後,合作終算上了軌道,真的要多謝幹事們的體諒。   我們還會面對其他問題。例如舉行Fun day,家長的反應未如預期般踴躍,甚至會臨時缺席,讓我們擔心令與我們合作的機構尷尬。後來問問原因,原來是家裡有小朋友需要照顧不可以離家。我們想過或許收取按金,甚至收少少費,不過這加重了我們的行政負擔,也有點違反了我們的宗旨,所以還是決定不這樣做,而是我們多做一點,例如出發前一兩天打電話提醒他們。   我們也得到有心人送給我們一批免費的琴書。我們該怎樣用它們呢?建立一個小圖書館讓學生借回家練琴做練習,還是直接送給他們呢?如果是借出的話,琴老師可以用鉛筆輕輕寫在琴譜上,用完後擦掉嗎?如果無條件送琴書給學生的話,他們會否不珍惜?……就這樣談了好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決定簡單一點:直接送給他們吧,但導師別忘了叮囑他們要珍惜。   我們也有機會把服務擴展到上水與大埔,想與我們合作的機構其實很熱心,反而是我們打退堂鼓。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問題與危機,我們盤算過分析過,還是決定繼續只做兩個區。我們一來人手不足,二來經不起再一次的意外,不想再對不起琴老師們的付出與學生們的期望。當面前有很多機會,我們要轉身看看──是甚麼核心的節奏一直推動著我們?如抓住了這些機會,會導致顧此失彼,甚至迷失嗎?這就像看著譜彈琴的時候,彈過「Rubato」(彈性速度)後發現「A Tempo」(原速), 假如忘掉了開首的拍子,這首歌就會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