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柏斯匯演花絮

(作者:Collin)

 

森仔長了個少少肚皮,未抵埗就喊口渴,一再查問汽水那裡買。不知何處竄出的神通,他的利眼很快便瞄到一部汽水機。他從褲袋掏出一張廿元鈔,跟我兌換一些碎銀後,便箭步往表演場地的樓梯衝下去。眨眼,他又回來了,氣喘吁吁,卻兩手空空。

 

「那樽飲品買6個半,我得7元,沒有5毫子。」

 

也許,森仔很像我們的童年,不用銀包,上中學前也未曾試過請汽水機食銀仔。他很有禮貌,教我想起他的琴老師,一早發現他朽木難雕,甚至懷疑他患上學障。後來,証實了他學習上當真障礙叢生,琴老師更加不願放下教鞭。

 

那天,森仔跟身邊的小朋友一樣,首次持票入場聽演奏。送飛給我們的柏斯琴行安排周全,先問我們家庭二、三、四入組合的數目,好讓他們坐在一起欣賞。除了60張門券,柏斯也出錢訂了旅遊巴,由大角咀至理大往返接送。

 

演奏的人大多年輕,年紀最小的只得3歲半,好幾位在琴椅上半空「吊腳」。劈頭的項目人多勢眾,由小矮人到丈二金剛,小孩與父母,左邊肩膀托着小提琴拉啊拉啊小蜜蜂。So–Me–Me,Fa–Ra–Ra,親切得很。節目包羅萬象,中西樂器兼備,還容得下幼稚園生上台彈彈,就算匆匆來匆匆去,也給他們機會奏一曲簡簡單單的。

 

最鬼馬的是司儀姐姐。她逗得全場小朋友都笑了,還跟台下打成一片,玩起有助學習樂器的手指操。試試扎馬似的伸出雙拳,接著左手撥出拇指,右手同時彈出尾指。眨一眨眼,再收回左拇指與右尾指,並即時挑起左尾指與右拇指。一左一右,如此類推。難不到你嗎?司儀姐姐說,這不過是level ZERO。她逐步「升呢」,直至8級,即右手先扮槍,左手五指直豎,接着交替,輪到左手扮槍,右手直伸四指,寓意殺掉一隻雀。你能一陣協調,反覆左右調更,完成滅雀行動嗎?

 

「學樂器是要來分享的。」陪小朋友一起去的肥波哥哥在回程時解說。一邊聽着他跟小朋友玩問答遊戲,一邊念着司儀姐姐的話:「學樂器是要來表演的。」

 

想起兩個舞台。一個是作家阿濃筆下的《幸福窮日子》,故事講述一戶新移民家庭,一家四口如何在港逐步逐步贏得身邊人的尊重。結束一幕很有意思,阿濃安排了一個期終頒獎禮,匯聚書內角色,三口子包括在校當清潔的媽媽與一對小姊弟紛紛上台領獎。

 

另一個舞台,是鐵皮屋處處的茶果嶺村。近日,鄰舍輔導會的吳sir提起茶果嶺文化日,讓街坊認識當地特色一面,加強他們的自信。上月,村內也辦了個防火晚會,事前甚至張貼海報邀請村內小朋友天才表演。大多的慶祝會,鄰舍輔導會均在村內大笪空地張羅,街坊牛記笠記,小孩腳蹬人字拖鞋,邊吃邊看演出。

 

不知茶果嶺+阿濃似的,會不會是WeWah小朋友獨一的舞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