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Interlude

(作者:Adam)   那一晚,我們相約在旺角的樓上café,檢討剛於觀塘完成的音樂班課程,準備開展於大角咀舉行的音樂班。   「不介意我這個門外漢給意見嗎?」常說自己不懂鋼琴的Collin,當我們爭論著應否用「士多啤梨」代替四分一拍,甚至應否教導代表不同拍子的音符的時候,拿出開會前寫下的筆記,給我們建議。   「如果暑期音樂班的主要目標並不是教懂小朋友高深的樂理的話,我們可以試試為音樂班加一些其他元素嗎?另外,我也想過,我們的音樂班可以不同於坊間的音樂班嗎?」   「我想我們可以為每課加插一個主題,例如:音樂與社群、音樂與大自然、音樂與和平、音樂與愛,使小朋友上音樂課時也接觸到一些正面的價值,讓音樂與生活連結起來。」   我只是依稀記得他的說話,所以上面的記錄未必準確;可是我清楚記得那種「茅塞頓開」的感覺。這個新方向帶我們走出死胡同──這個死胡同是我們規限著自己要跟從上年暑期音樂班設下的課程框框,只執著於小修改。Collin常常看輕自己的貢獻。如果我們不是處於膠著狀態,他會否提出這個建議?他想出這個方向時,會否預測到我們會一致同意它呢?   有了新方向,我們隨即想想那些主題如何與音樂元素扯上關係。我們放開了音樂知識的顧慮,想出來的活動也愈來愈天馬行空。「音樂與社群」原來可以代表「節奏」,人們可以用「節奏」指揮與交流,例如「扒龍舟」需要鼓手令隊員划槳的動作一致。「音樂與大自然」是「音色」,介紹自然之聲外也介紹人造的樂器。「音樂與和平」是「和聲」,也是「歌唱」,不少歌聲也可以消弭仇恨的。「音樂與愛」是音樂的表情,也是人利用音樂抒發的感情。   「這裡是不可以吃外來食品的!」侍應看見明珠台姐姐從台灣帶來的麻糬後,如條件反射般告訴我們。剛經歷了一次「範式轉移」的我忍不住說:「這只是手信吧!」,心裡嘀咕,這個規矩總可靈活變通一下吧!   從此,我們音樂班的大方向從教授音樂知識改變為把音樂與生活連繫。不過,我們最基本的目標──讓小朋友經歷一個有音樂與大哥哥大姐姐陪伴的開心暑假,該永不會改變!   今天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也是另一場Interlude:一週一學導師與學員配對會。我們會承接早前暑期音樂班的歡笑聲,開展新一期、也加入了新元素的一週一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