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家長也學習

(作者:Collin)   環抱了家,卻失去自己,不少媽媽都在愛的勞動中,迷失了。   我們初時也誤墮陷阱,直至小學社工Florence提議「家長減壓」,暑期音樂班家長組的題目才跳出「教阿仔講英文」較為偏向子女中心的思路。說回來,鋼琴義教又跟家長組扯上甚麼關係?要是你曾前來我們其中一個義教地點--觀塘浸信會--便可揣測端倪。   觀浸偏離市中心,途中的大斜坡,像拖大象上樹似的艱辛。媽媽送了子女來,眨眼又須折返接放學,為了省卻這份操勞,媽媽組的意念油然而生。而且,我們身邊不少職青友人均投身社福界,不乏社工、護士和老師,開組大概難不到他們。   「小朋友邊學琴,媽媽們邊學手工藝,一同經歷新鮮的學習經驗,回家便可雙向溝通。」新福社工Emily上年說。後來致電家庭參加FUN DAY大旅行,方曉家長組起了意外作用。一接電話,聽到去旅行,大多以為教會活動,與素未謀面的人外出。然而,清楚了同行的人都是暑期班家長組摸熟了的,她們的聲線如京劇變臉一樣轉變迅速,態度積極多了。   多得家長組義工們營造了氣氛。上年,Florence與Patci很賣力,擔起了好幾節,玩沙藝瓶子,談減壓,教媽媽們重組句子,不是「這題你不是練好幾篇!笨得你呀」,不加一點一橫,改成「你不笨 是這題你得練好幾篇呀!」。媽媽們走出座位,彼此認識,星兒貼紙你黏我手我黏你臉,個個笑逐顏開。   護士琪琪與社工婷婷,兩年都仗義襄助,今年更勝舊年。這一年裡,琪琪上了社區護理的課,婷婷則探索藝術治療,兩人都不吝嗇所學帶給家長。琪琪化解了一位媽媽多年鬱結,後者納悶,吐苦兒子只顧吃麵不願吃飯。「別怕,飯和麵一樣,都有澱粉質。」只消一句話,餐桌不再淪為戰場。婷婷自備數十盒顏色筆,跟媽媽們畫屋畫樹畫人,然後像剖柝夢語般逐一拆解畫上玄機,讓她們抽離生活上大事小事不大不小的事,重塑自己的生命軌跡。   看到她倆進步,與另外兩位婦女義工烘托下,別是一番感受,前者訴說生命的潛力,後者引證熱情真可常在。Sasa是位資深退休園藝老師,那次她帶了一班綠手指,苔蘚代泥,插上半日照網紋葉,加對眼珠,便成了一團團草人娃娃。英姨多才多藝,酷愛手作,這趟她與媽媽們搓搓摸摸,得出一盆盆麵粉桔。她們都支持後輩,樂於助人,Sasa不收分文材料費,英姨那朝乾脆關舖不做出意。   我們還有幾位異軍。不知怎的,Alison扭扭下波,就由大廳扭到組房,與媽同樂。她們手巧腦精,眨眼學曉狗仔扭式,眼露銳氣,嘴角上翹,又挑戰起熊仔波波。阿蘇與Claire打出夫妻檔,在家長跟前態度謙恭。「我是來跟大家學習的。」蘇介紹以兒子為中心的溝通模式的開場白說。「以前100%忍不到,現在忍到80%,就要讚讚自己算作進步。」有家長覺得說易做難,Claire卻堅持鼓勵。   舞台上,大家發光散熱,被燃燒也燃亮。社會學家Robert Bellah在上世紀80年代曾給美國社會打脈,斷言個人主義彌漫街上每一角落,人在社會中,難以融入,由會議室至睡房,疏離處處。他說,一種culture of separation正在蠶食社會,尤其當兩套一直凝聚美國社會--基督教與共和主義--的語彙被逐離場後。30年後,他的診斷依然深具參考價值,放在香港社會,同樣合用。   到底出路該是甚麼?也許,這年多以來,我們在各自的位置上出了一點力,嘗試編織Bellah所說的culture of cohesion。   P.S. Cohesion,想來也是中秋主題,預祝大家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