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我們的首位顧問

(作者:Collin)   電台節目主持人是本地一位知名鋼琴家,她的學生John開腔便如此形容:「老師不只教琴,還教做人。」相信不是人彈琴而是琴彈人的Sylvie,有次上了老師的節目伴奏,她說:「還是初次見面,大概到了第三個話題,她就問我有沒有興趣義教鋼琴。」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全靠大俠Javier解碼才茅塞頓開:「她是電影《KJ音樂人生》裡那位神童的老師。」   想起了初小學員俊言。那晚上電台,他一心彈奏《孩子心曲》,後來心願落空,老師忙了一整天,了解事情去脈之後,明明快將步出香港電台,卻立時提議折返,不讓小朋友失望。   「在監獄裡仍然存在爭競。」節目完畢,老師主動邀請WeWah人吃一頓晚飯,席間閒聊,她分享了自己多年來監獄事工的故事。那天,老師帶了一疊信箋,統統都是她與在囚人士的書信往來。眼前的信件教人屏息,執筆書寫的人,不乏被判終生監禁的殺人犯。有人問,脫離了社會,監獄就不再淪為名利的競逐場嗎?老師答:   「他們仍然爭着讀書,因為若果考得好,畢業禮上便可脫去一年到晚均須穿上的監服,披回裇衫,繫上領帶。那時家人出席,也可與他們握手擁抱,拍照留念。不少犯人都冀望這天。」   老師予人一種珍惜每次遇上的機會。法國思想家Theodore Zeldin寫了一本精美小巧的Conversation,貫徹了他另一鉅著The Intimate History of Humanity的思路,斷言一席攀談,也可觸碰真善美的信念轉移。他舉例,當一對年輕男女快將遷入愛巢締結婚盟,他倆討論牆身顏色與家具的搭配,也可視作審美觀的交流。他為人文學科提出一種研究的方法論,歷史毋須理解成衝突處處,反之,歷史的浩瀚可以化作靈感的泉源,為當下困局勾勒出路,成為盼望的工具。他寫道:   "Conversation is a meeting of minds with different memories and habits. When minds meet, they don't just exchange facts: they transform them, reshape them, draw different implications from them, engage in new trains of thought. Conversation doesn't just reshuffle the cards: it creates new cards. That's the part that interests me. That's where I find the excitment. It's like a spark that two minds create."   然而,犯錯的是人,只是聖者容人犯錯的權利。近日,老師送了兩本她的友人寫的《讓孩子愛上音樂--一個鋼琴老師的夢》給我們。她在序言中提到,自己曾經弄錯考琴日子,害考官空等一場。奇妙的是,這種烏龍事30年後同樣發生在作者身上,結果反而拉近了他們的距離。老師這樣描述作者王南的教學路:   「在音樂的道路上,以無限的忍耐,讓責備化為鼓勵,用無窮的創意,使苦差變成樂趣,無論成敗得失,都與學生共同進退,在人生的旅程上,更以無私的委身,實踐信念的堅持,透過對生命的熱愛,感染每一個心靈,與學生並肩同行。」   一席話,教人憶起WeWah琴老師的付出,還有已故中國著名翻譯家、作家、教育家、美術評論家傅雷寫給鋼琴家兒子傅聰的話:   「先為人,次為藝術家,再次為音樂家,終為鋼琴家。」   再由衷謝謝Ms Loo答允當WeWah的顧問老師。   主持人是本地一位知名鋼琴家,她的學生John開腔便如此形容:「老師不只教琴,還教做人。」相信不是人彈琴而是琴彈人的Sylvie,有次上了老師的節目伴奏,她說:「還是初次見面,大概到了第三個話題,她就問我有沒有興趣義教鋼琴。」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全靠大俠Javier解碼才茅塞頓開:「她是電影《KJ音樂人生》裡那位神童的老師。」   想起了初小學員俊言。那晚上電台,他一心彈奏《孩子心曲》,後來心願落空,老師忙了一整天,了解事情去脈之後,明明快將步出香港電台,卻立時提議折返,不讓小朋友失望。   「在監獄裡仍然存在爭競。」節目完畢,老師主動邀請WeWah人吃一頓晚飯,席間閒聊,她分享了自己多年來監獄事工的故事。那天,老師帶了一疊信箋,統統都是她與在囚人士的書信往來。眼前的信件教人屏息,執筆書寫的人,不乏被判終生監禁的殺人犯。有人問,脫離了社會,監獄就不再淪為名利的競逐場嗎?老師答:   「他們仍然爭着讀書,因為若果考得好,畢業禮上便可脫去一年到晚均須穿上的監服,披回裇衫,繫上領帶。那時家人出席,也可與他們握手擁抱,拍照留念。不少犯人都冀望這天。」   老師予人一種珍惜每次遇上的機會。法國思想家Theodore Zeldin寫了一本精美小巧的Conversation,貫徹了他另一鉅著The Intimate History of Humanity的思路,斷言一席攀談,也可觸碰真善美的信念轉移。他舉例,當一對年輕男女快將遷入愛巢締結婚盟,他倆討論牆身顏色與家具的搭配,也可視作審美觀的交流。他為人文學科提出一種研究的方法論,歷史毋須理解成衝突處處,反之,歷史的浩瀚可以化作靈感的泉源,為當下困局勾勒出路,成為盼望的工具。他寫道:   "Conversation is a meeting of minds with different memories and habits. When minds meet, they don't just exchange facts: they transform them, reshape them, draw different implications from them, engage in new trains of thought. Conversation doesn't just reshuffle the cards: it creates new cards. That's the part that interests me. That's where I find the excitment. It's like a spark that two minds create."   然而,犯錯的是人,只是聖者容人犯錯的權利。近日,老師送了兩本她的友人寫的《讓孩子愛上音樂--一個鋼琴老師的夢》給我們。她在序言中提到,自己曾經弄錯考琴日子,害考官空等一場。奇妙的是,這種烏龍事30年後同樣發生在作者身上,結果反而拉近了他們的距離。老師這樣描述作者王南的教學路:   「在音樂的道路上,以無限的忍耐,讓責備化為鼓勵,用無窮的創意,使苦差變成樂趣,無論成敗得失,都與學生共同進退,在人生的旅程上,更以無私的委身,實踐信念的堅持,透過對生命的熱愛,感染每一個心靈,與學生並肩同行。」   一席話,教人憶起WeWah琴老師的付出,還有已故中國著名翻譯家、作家、教育家、美術評論家傅雷寫給鋼琴家兒子傅聰的話:   「先為人,次為藝術家,再次為音樂家,終為鋼琴家。」   再由衷謝謝Ms Loo答允當WeWah的顧問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