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歡樂的歡樂背後

(作者:Collin)

 

事情發生在週五,最後一堂的前一晚--穿頭的初小生哭了,肥媽探問原因,男生答:「捨不得大哥哥和大姐姐。」

 

2012觀塘區暑期音樂班的歡樂背後,有一班有心人支持與付出著。

 

「今年我想多做多試挑戰自己多一點。」六月中,其中一位大姐姐這樣說。她是潔琳,應屆文憑試白老鼠。與她同樣由粉嶺滑鼠過來觀塘的,還有暗暗問道仍有沒有更多義工機會的官美、見過三次面就知我們很窮而拒收車費津貼的芷穎,和很懂搞氣氛兼且獲得多位導師背後稱讚的Herman。同齡的Zion & Wings,前者年紀輕輕,便當了我們的琴手,後者上年來過,今年再來支援。

 

除了應屆DSE考生,還有Miss Loo兩位高徒。個「荻」字好難寫的阿荻,卻要人相信,音樂感,無難度。看她拍掌教小朋友拍子,不難印證她的音樂信念--「feel到數1–2–3不是傻瓜。」阿John一臉慈容,當小朋友迫我扮狐狸跟他們數時間,瞥見他彈奏《瑪莉有隻小綿羊》的雙手,教人生不出殺氣了。從Ms Loo節目得悉WeWah的威廉,小朋友沒當他作王子,相反在他面前再三撒野。他最後一課病了,我知道他的粉絲定必失望。

 

老鬼Pearl依舊高收視。「喜歡明珠台姐姐。」上年今年,同樣有小女生說。明芯舊年請一團人食雀巢雪糕,今年忙着帶一個又一個的組而忘了再請,卻在最後一刻請了小團人食晏(別傳開去啊)。Gladys與Ceci依然姊妹情深,互相補足,Ceci工幹時Gladys駁腳,Gladys幫手時Ceci又趕來敍舊。Javier一如往昔,一手紙一手筆,寫啊寫,觀察入微。

 

大家的朋友也趕來。肥波放下八級大提琴,花心思寫觀察報告,跟Wendy一模一樣。Ginn與妻同行,要是你知道他倆拍攝前細心的準備,定必嚇一跳。Mei第一堂就忍不住分享,說:「這就是我想教的小朋友了。」她的同工阿卓,幫我們寫了最多的心意卡。一傳二,二傳三,Peggy也跟阿Mei和阿卓來了。大家可能不知道有位Daniel來了,首堂的檸茶,是他炮製的。大家大概也不知道,最後一節來的Sylvie,也是Miss Loo介紹的。大家一定估不到,今屆暑期音樂班導師年紀最少的,是中四生穎彤。

 

默默中服侍,還有家長組的導師們。首節由Emily帶領一班新福婦女義工弄靚靚蝴蝶手作。資深園藝老師Sasa在第三節率領一群綠手指出錢出力教授由苔蘚搓成的可愛親子盆栽。Kiki和Cheryl再帶家長組,今年更勝舊今,一年閱歷過後,護士帶社區護理,社工帶屋、樹、人藝術治療。開完組,同樣有家長緊抓她們衣角繼續訴心聲。

 

那雙看不見的手,還包括Bu、Mandy Cheng和Gerund。第二屆音樂班前一日,Bu花了五六句鐘弄芒果布甸。Mandy與Gerund兩位琴老師沒有參加音樂班,卻先後在今個暑假義教小朋友英語和奧數。

 

另外還有Simon不怕承擔,且一再承擔,事前怕workshops無人認領,他拍着心口說多帶二三四個也行,就算病倒時。最後一堂,他挨到半夜三點籌備高小課。在他的安排,搬運一箱又一箱的捐贈琴書與電子琴變得小事一樁。Adam的肩也粗了。他舊年更新教案,今年則更新了評估表,更撰寫了觀察員與小朋友的心情表格。執了一年教鞭,他的心依然柔。想念有四位學生有志當幼兒教師,他就為她們的好處出發,邀她們來當義工。不知他有沒有告訴學生,自己過去月多平均每天花個多小時來統籌呢?

 

他們雖然在付出著,但那並不是充斥著社會的那種不情願付出。其實,暑期音樂班中小朋友的歡笑聲並不是開端,而是義工們歡樂付出的延續與回報。

 

觀塘區的暑期音樂班完了,但珠珠傳道安排了八月繼續接待新一屆WeWah學員,開放親子廚房,教細路英語,也教家長認識EQ,讓他們鬆一鬆。

 

八月,我們移師大角咀,那處的沐恩浸信會,四面牆油滿Q版公仔Graffiti,明顯向小朋友揮手。教人期待的,還有另一批新臉孔琴師和義工跟相中的小朋友一樣賴在地上玩呢。

 

明珠台姐姐說了一件窩心事。她昨天生日,教了一年的兩位小四女生摺了一瓶星星,瓶身箍了鋼琴鍵樣式的紙條,寫上祝賀。她有不少男生追求,卻未如今天描述時似的眉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