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Wewah family!

Email: wewahmusic@gmail.com

家長們的故事

(作者:Collin)

 

大家都說物價漲了,舊時煲湯,廿元豬骨夠了,現在卅元只得幾塊。

 

仔仔女女房內學琴,媽媽們聚在大廳等候。大廳沒有凝聚一層陌生,她們早在暑假期間的家長活動破冰,一見面彼此嘴角上揚,坐下來便寒暄。她們異口同聲說要幫補家計,A媽媽聽到B媽媽一份早更兼職即時追問,儘管那份不過是份清潔工。

 

「不算甚麼,琴老師更有心。」兒女學琴,媽媽也要付出,可是琴老師也願多走一步,接送與守候的功夫驟然輕省。

 

子女是媽媽的中心。「他使我的心很痛。」A媽媽提到19歲大仔時說。她舊年受浸,過了年多穩定的教會生活,只是後悔從前大仔沒有在教會裡成長。近年丈夫轉工,收入低了,她在學校打份兼職。小女兒倒成她的安慰,成績名列前茅,不過體質跟她一樣虛,近年搬上屋邨,風大了,鼻炎加劇。

 

「主的恩典夠我用。」A媽媽數算祝福,人家贈她小女兒一部電子琴,現在別的教會又有姐姐願意義教,教得又那麼認真。她說自己猶如遇上聖誕老人,更盼望女兒學成後可在教會當司琴,用音樂來敬拜神。

 

B媽媽也離不開兒女經。她提起一個音樂資助計劃,每年上限二千,為期三年,只要學生填寫報告就符合要求。兒子年前因此接觸了琴,他邊學,她邊代寫報告,又寫了年多,寫得她怕了。兒子來年升中,她盼望升中前他可以考個二級試,好讓面試時加分。

 

「二級有沒有用?」她問。我不敢肯定,因為片刻前才有個小二男生說班內有同學已經考獲五級了。

 

C媽媽同樣為女兒找後門。女兒願意起床,卻不願學琴了。她們很少出街吃,媽媽便出法寶,哄她食大家樂早餐,高小女兒才乖乖同行。女兒年前跟她來港團聚,由大屋子住進幾代同堂的小屋子,在學適應不易,居住變遷更難,加上嫲嫲諸多挑剔,孫女愈演反叛。她不介意女兒不是讀書材料,但時而徬徨時而籌算女兒的將來。女兒愛聽土耳其進行曲,她問她:「自己也能彈出來不是很棒嗎?」

 

媽媽的心,我們並不陌生。當我們回家飲湯的時候,媽的心表露無遺,因為我們知道,一個人住的時候,我們是不會煲湯的。